<cite id="rlfht"></cite>
<var id="rlfht"><video id="rlfht"><menuitem id="rlfht"></menuitem></video></var><menuitem id="rlfht"><cite id="rlfht"></cite></menuitem>
<cite id="rlfht"><video id="rlfht"></video></cite><cite id="rlfht"><span id="rlfht"><menuitem id="rlfht"></menuitem></span></cite>
<var id="rlfht"><strike id="rlfht"></strike></var>
<cite id="rlfht"><video id="rlfht"></video></cite><var id="rlfht"></var>
<cite id="rlfht"><video id="rlfht"></video></cite><var id="rlfht"></var><var id="rlfht"><strike id="rlfht"></strike></var>
<var id="rlfht"></var>
<cite id="rlfht"><video id="rlfht"></video></cite>
首頁 門戶 資訊 查看內容

車圈 | 董揚:強烈呼吁北京等限購城市放寬電動汽車限額

2019-11-14| 發布者: 清流信息社| 查看: 144| 評論: 3|來源:互聯網

摘要: 今日,世界汽車組織第一副主席、中國汽車工業協會原常務副會長董揚發表文章稱,強烈呼吁北京等限購城市放寬......
杏鑫 http://sjzganji.com

今日,世界汽車組織第一副主席、中國汽車工業協會原常務副會長董揚發表文章稱,強烈呼吁北京等限購城市放寬電動汽車限額。

在他看來,當前北京市等候發放新能源指標的有44萬人,新申請者需要等候10年,而放寬電動汽車限額既可以滿足廣大用戶需求,又可以對今年新能源汽車市場放緩產生明顯的補救作用。

以下為全文:

日前,中國汽車工業協會公布10月份汽車產銷統計數字,其中最扎眼的是10月份新能源汽車銷售比去年同期下降45%。雖然1~10月份仍保持10%以上的增長,但照此趨勢發展,今年新能源汽車很可能是負增長。

因此筆者強烈呼吁,北京等限購城市應迅速按照國務院三令五申的要求,明顯放寬電動汽車購置限額,緩解因總體市場疲軟和政策劇烈變動造成的新能源汽車銷量下降趨勢。

造成今年下半年中國新能源汽車銷量明顯下降的最主要原因是政府補貼退坡。

根據今年新出臺的新能源汽車補貼政策,續駛里程250公里以下的補貼全部退出,續駛里程250公里以上的補貼下降47%。而2013~2018年間,這兩類車的補貼退坡幅度平均分別是10%和8%。統計數字表明,由于市場擴大和技術進步,電池、電機及系統的性能逐年明顯提高,成本也逐年下降。

但值得注意的是,續時里程的增加在很大程度上抵消了成本的下降。換句話說,就是雖然動力電池、電機等成本已成倍下降,但由于整車續駛里程已由原先的一二百公里增加到現在的四五百公里,每輛車裝用電池的電量成倍增加,造成實際整車成本下降有限。據統計,2018年我國銷售的純電動汽車平均帶電量為39.3kwh,2019年為47.1kwh,提高20%。因此今年我國生產的純電動汽車實際成本與去年大體持平。

由此可見,按照前幾年的補貼下降幅度,企業可以在產品性能明顯提高的情況下內部消化補貼的下降,而今年的下降幅度明顯超出企業可以承受的程度。

另外,今年汽車總體市場疲軟,地方補貼的減少和退出,共享出行和網約車市場增長變緩,以及今年傳統能源汽車價格明顯下降,都是今年新能源汽車產銷變緩的重要因素。令人擔心的是市場變化引起企業經營困難。據預測,今年排名前10的動力電池生產企業,多數會出現虧損,這會對全行業的技術進步產生重大的負面影響。這種局面在明年還會加劇,這是因為明年外資品牌的電動汽車將全面入市,競爭將進一步激烈。

因此筆者在此強烈呼吁,北京等限購城市應立即出臺放松電動汽車限購額度的措施,北京等特大型城市應每年增加10萬輛以上新能源汽車指標,其他限購城市可以少一些,全國放松總量應達到每年30萬至40萬輛。

以北京為例,今年的新能源小客車指標4.5萬個,已發放完畢。而等候發放指標的有44萬人,新申請者需要等候10年。建議北京市三年內每年多發放10萬輛以上新能源汽車指標,既可以滿足廣大用戶需求,又可以對今年新能源汽車市場放緩產生明顯的補救作用。

至于為何不提出增加政府補貼,而提出限購城市放寬限額的建議,理由如下:

第一,增加政府補貼的方法不可取。一方面在當前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的情況下,政府很難增加補貼預算;另一方面,增加政府補貼會造成市場價格混亂,也不利于消除地方保護,促進形成統一市場。

第二,總量增加30萬至40萬輛,相比于這些城市的總保有量比例很小,不會影響交通狀況。

第三,此舉沒有后遺癥,不會產生前些年短暫減免車購稅所造成的透支現象。

公平的講,10年來我國對于新能源汽車的補貼政策,對于我國新能源汽車的發展,起到了重大促進作用。德國政府最近宣布增加對電動汽車的補貼,就是在學習我國經驗,用補貼拉動市場,用市場推動技術發展和產業發展。對于補貼政策運用,全世界都缺乏經驗。

我國今年出現由于補貼退坡過大,造成市場波動的不良后果,既很難預料,也很難避免。希望有關地方政府,能從全國大局出發,發揮我國“全國一盤棋”的體制優勢,采取有效的放松限購額度措施,支持我國新能源汽車平穩發展。



分享至:
| 收藏

最新評論(3)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清流信息社  

GMT+8, 2019-1-6 20:25 , Processed in 0.100947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清流信息社 X3.2

© 2015-2020 清流信息社 版權所有

微信掃一掃

赛车交友群